足球比分
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贸易谈判利好将提振全球投资和消费信心

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

  近期,中美贸易谈判取得阶段性成果,这对于两国和世界经济是积极的一步。就相关问题,《金融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朱民认为,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将提振全球投资和消费信心,也为中国经济消除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韧性强、空间大,力量和活力会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往前走。

  《金融时报》记者:如何看待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对中国经济、全球经济以及金融市场的影响?

  朱民: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很好的事。美国各阶层的人士对此都很高兴,也对中国政府能够从全局和战略角度出发和美国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表示高度赞赏。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以后,整个市场的情绪稳定了很多,对于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影响要从以下几个角度分析:

  第一,对明年的投资,大家现在比较乐观。贸易摩擦以来对全球的直接投资影响很大。2017年全球的直接投资是1.48万亿美元,2018年降到1.2万亿美元,减少了20%,2019年进一步减少了9%。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低迷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投资低迷。特别是2018年以来的贸易摩擦,贸易摩擦具有不确定性,没有一个厂商能够承担25%的关税,对全球产业的布置和投资影响很大。现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可以减少一定不确定性,对全球投资的提升会有较大帮助。

  第二,对市场的信心提升。美国股市、全球股市这两天表现很好,市场提振以后,下一阶段对整个的企业融资会有帮助。

  第三,贸易关税下降,对全球的消费会有帮助。贸易摩擦开始以后,其实中国出口美国的消费品价格马上上升,美国研究数据显示加征关税将给每个美国家庭带来831美元的额外支出。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对美国居民的消费信心也是个提升。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经济稳定了,对稳定我们的外部需求有较大帮助。

  第四,对中国来说,可能是消除了一个较大的不确定因素。2019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下降10%左右,但是我们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还是维持了2%左右的贸易增长,这是很不容易的。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2020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会继续回升,这对中国经济增长是很大的推动力,因为贸易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近两年,由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国内投资在缓慢下降,2020年投资会回升,不仅仅指基础设施的投资,更重要的是企业部门的资本投资会回升,从而稳定中国经济。过去两年,消费和服务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增长力量。同时,中国政府出台政策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中小企业贷款的新增规模上升很快,融资贵的问题也得到了缓解,中小企业发展的势头会在明年继续复苏。

  综合几方面来看,明年贸易会得到恢复和增长,投资会有反弹,小微企业融资将进一步缓解并继续发挥活力,服务业和消费将继续上升。所以,我对于明年中国经济达到6%左右的增长速度很有信心。中国经济在经历高速增长后,增速逐渐开始放缓,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但是中国经济的韧性强、空间大,力量和活力会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往前走。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人民银行启动LPR改革,并降低了政策利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以市场化改革方式降低贷款实际利率。而同时,今年11月CPI已经达到4.5%。面对降成本的目标和CPI的上升,货币政策是否面临两难?

  朱民:CPI上升其实是个暂时现象,其背后主要是猪肉价格上升反弹很大,以及季节性因素下蔬菜价格的上升。我们不必过度担心最近CPI的上升,随着近期大力推进生猪养殖、猪肉供应的全面恢复,以及对非洲猪瘟的控制,现在猪肉供应的情况在缓解,价格也在下跌。现在又临近过节,通常过节的时候CPI也会上升一些,但不会特别高。

  货币政策方面,当前全球普遍处于降息通道。我们要理解,现在全球的货币政策,其实是没有一个国家单独的,而是连在一起的。从美联储启动降息以来,今年以来,全球央行大概累计有100次降息。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其实我们并没有采取降息的办法,而是采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引导市场利率降低从而实现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这一点对经济有很大帮助。所以这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继续来维持一个合理的利率水平,让企业能够获得融资。

  最近在中小企业融资方面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中小企业贷款发放的主力,已经从之前的金融科技企业和中小金融机构,转变为大型金融机构。例如,建设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利率水平其实都还是很合理的,基本都能维持在6%左右。这与以前12%~15%的利率水平相比下降了很多。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下降,对中小企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在全球利率水平下降的整体趋势下,中国的市场利率水平也会维持在一个合理、和全球利率水平一致的这样一个相对比较低的水平,这对整个经济的发展是有利的。因此我认为并不见得和CPI问题冲突。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难点和可持续发展问题?

  朱民: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中小企业贷款业务有三个难点:信息的不匹配、风险的不匹配以及成本的不匹配。要解决这三个难题,现在主要是靠科技。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基本上能够解决客户信息不足的问题。通过对客户的行为描述、给客户画像,可以定级风险,实现有效的风险管理。没有人工的介入,也使得服务成本能够得到很大幅度下降。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是可以提供相对合理的利率水平的贷款给中小企业。

  我们做了很多调查研究,中小企业普遍反映的问题是融资难、融资慢,而不是融资贵。所以,扩大中小企业贷款的覆盖面、提高服务质量,是更为紧迫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努力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但不要太强调把利率水平降得太低,因为银行还是要有回报的。无论如何,中小企业贷款风险相对较高。从银行成本角度看,应该让银行根据自己的成本来进行实际的核算,保持合理的利润度,这样才能让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袁浩
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