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
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灾后重建不止于硬件

  谈到灾后重建,最先被提及的往往是与生产生活恢复有关的硬件修复,事实上却不止于此。打乱生产经营的可持续性,进而造成对生产生活信心的丧失,是灾害所带来的更深层次的影响,也是目前灾害发生后地方政府及相关机构的工作难点。

  在潍坊各县域采访的过程中,几乎每位农业生产者都仍对近两年夏天发生的涝灾心悸不已,“山东潍坊很少遭遇强降雨和大风天气,农业生产仍以小农户分散生产模式为主,因此在过去,相应的防护设施和应对举措并不受关注。除了影响当季的收益,灾害导致的大棚被冲垮、种植多年的苗木烂根死亡等类似的中长期投入损失更让人无奈。”不过其中不少人也表示,在认识到了传统农业面对天灾的无力后,越来越多的小农户开始主动寻求突破,在优化基础设施的同时,部分地方政府正逐步通过规划引导分散主体的产业升级。此外,当地金融机构较快地搭建起了面对突发事件的金融扶持方案。除了受损之外,连续两年发生的灾害也正在给潍坊县域地区带来了一些正向转变。

  灾后扶持体系中的金融之力

  “临朐县在2019年遭受的损失比2018年要更大一些。”临朐县杨善洼子村的村书记董玉德用照片记录下了当时的受灾情况,“临朐地处沂蒙山区,山区丘陵面积接近九成。2018年因为涝灾冲垮堤坝,地势平坦的寿光、青州等县域地区受灾严重。而2019年的台风则是给潍坊带来了更多降水,不仅平原受淹,像临朐这样的山区丘陵地带也遭遇了罕见的山洪。”

  在去年夏天台风“利奇马”到来后的第一时间,董玉德便投入到了面向全村的抢险救灾的组织工作中,却也因此没来得及做好对自家生产内容的防护。除了是村书记之外,董玉德还经营着一家淡水鱼养殖专业合作社和一个小型水果罐头厂。他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工厂倒没有太多损失,主要是淡水鱼和鱼苗多数丢失或死亡,养殖鱼池也需要进行维修。“这些年养鱼和工厂的现金流都不错,但这两边的利润有限,都在10%左右。我在银行又有接近300万元的贷款,要在短时间内重新投入大量资金以恢复生产,这真难倒我了。”

  在他想到筹措资金的方法前,临朐农商银行先一步开始了针对全服务辖区的受灾情况调查摸底工作。该行信贷管理部总经理程文灿告诉记者,董玉德的结算账户和贷款一直都在该行办理,所从事的淡水鱼养殖在临朐当地也属于较成熟的产业,从信用程度和预期收入两方面考虑,他们都对董玉德的生产恢复和还贷抱有信心。因此,在了解了董玉德的资金需求后,临朐农商银行首先为他已有的银行贷款办理了展期,又很快依托“鲁担惠农贷”为他办理了100万元的追加贷款。

  截至2019年12月初,临朐农商银行受理受灾贷款申请466户,新签约授信359户3683万元。全面摸排、对接政府部门和其他机构、宣传并落实救灾政策,还要保持正常的业务工作,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这样的工作量着实不小,同时,也需要多方支持和配合。据人民银行临朐县支行行长邓大海介绍,在2018年受灾后,人行临朐县支行联合县金融办、县财政局等五部门出台了《临朐县支持灾后重建贷款政策及工作流程》,推出了支持受灾户的贷款贴息及优惠利率政策。2019年,在与县财政局建立救灾资金“一条龙”拨付流程的基础上,人行在当地的县市级分支机构分别向农商银行和村镇银行拨付支农再贷款授信额度7.6亿元和1.2亿元,合计较上年增加2.5亿元,以鼓励银行机构将服务资源向灾区倾斜,指导其对受灾贷款实行专贷专办、优先办理,特别是关注二次受灾的农户。

  为了用足、用好相关政策,临朐农商银行开通绿色通道,并为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设立了10亿元专项信贷资金。对于到期不能及时还贷的客户,该行通过贷款展期等方式,帮助经营正常、信用良好仅因灾害造成偿债能力下降的受灾企业和个人办理展期87户2417万元。而因受灾产生的增量贷款,该行对给予内部挂牌利率下浮10%的优惠,并对房屋和基本生活用品被损毁的群众给予最高5万元基准利率贷款支持。截至目前,临朐农商银行共为980户受灾户节省利息支出400万元。

  临朐农商银行着重发展零售业务的思路也为灾后金融扶持工作打下了基础。2019年,该行的零售贷款占比从过去的69%上升至75%,位列全省农信系统第二位。多年对农户走访积累下的信息和经验,提升了他们调查摸排的效率,也让该行在之后的信贷支持落实中更具专业性。临朐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徐伟民表示,做小做散将会是未来该行一以贯之的经营思路。

  以大棚改造推动产业转型

  水无法及时排出,临朐的果林苗木也因根部浸泡出现大量死亡。徐伟民告诉记者,针对于此,当地政府、地方农业局和农商银行等机构正尝试引导农户通过大棚升级优化灌溉排水等装置,进而实现一定程度上对农户劳作时间的解放和种植周期、方式的调整。而类似的调整在昌乐等地正在发生着。

  昌乐县被誉为“中国西瓜之乡”,西瓜年产量达60万吨,相应产值在种植业中也能占到接近3成,昌乐西瓜因此成为了原农业部首批登记的全国地理标志农产品。而昌乐县尧沟地区因坐拥江北最大的西瓜市场及昌乐西瓜种植最高技术水平,而被命名为“中国西瓜第一镇”。

  在这一系列名号和完整产业链之下,种植环节特别是农户的种植过程还是相对传统的。“昌乐西瓜产量极高,长期下来形成的品种选择决定了其种植方式——拱棚种植、一年两熟。”昌乐农商银行尧沟支行行长魏鹏程一边介绍,一边向记者展示传统拱棚的样式。“拱棚改造不是简单的更换设施、重搭构架的问题,单个大棚面积的扩大、公用设施的重新调整等要求都会影响到其他农户的作业。”这意味着像昌乐这样种植密集的地区,片区内的拱棚改造最好能够采取集中作业的方式。同时,昌乐规模较大的种植基地确实早已更新了高温棚,但更多的小农户受利润趋动和经验制约,对于拱棚改造的愿望并不强。

  这样的愿望终在近两年遭遇水灾后得以实现。昌乐宝都街道尧沟片区东西王村支书王全自家也有几个西瓜种植拱棚,他告诉记者,2018年遭遇涝灾的8月正好处于秋季西瓜生长的重要阶段,因此整个村子损失都较大。除了种植环节的损失,拱棚的抗风和雨水能力较弱,也几乎尽数损坏。

  财产损失严重,不过这也是进行产业重建的好时机。利用作为重建示范村的契机,在充分征求村民的意见后,村党支部决定选择一片相对集中的农户种植区设立东西王村的高效农业示范园区。见证了设立过程的魏鹏程表示,“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除了统一建设集合了新技术、新设备的高标准钢骨架双面保温棚,统一改良沟、路、渠等基础设施以及推行涉及农资、技术、检测、包装、品牌的统一管理模式之外,在这一系列工作之前,最关键的是要对耕地进行重新的整理和分配,同时保障农户的选择权和相关利益,这需要基层政府的作为和担当。”

  这样的担当更感染了昌乐农商银行。为了支持重建示范村项目的推进,该行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积极对接街道办和村委确定救灾贷款的需求金额,与宝都街办事处签订了乡村振兴战略合作协议和救灾合作协议,授信金额共8亿元。昌乐农商银行在用好整村授信的预授信和签约带来的便利后,进一步简化了办贷环节、尽量上门服务,以确保灾后生产生活的恢复。

  该行负责人坦言,他们很看好拱棚改造带来的东西王村农户收入的提升。据介绍,由于大棚棚顶抬高,西瓜种植由平面变为纵向,再加之温棚作物提前上市带来的价格提升,农户收入能够明显提高。王全对此感受颇深:“以瓜果为例,新大棚的种植密度可以达到拱棚的2.5倍,上市时间提前20天大约能带来1倍的单价提升,棚体寿命也从过去的10年延长至20年。”此外,先进设备的加入已不再受限于棚高,也极大地降低了农户的作业强度,这样的转变将极大地改善“农二代”和农业专业人才对农业生产的整体感受。“乡村振兴归根到底的作用对象还是农户,我们期待着产业转型的尝试能为农村留住更多人才。”王全说。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
足球比分